1. <output id="kkshq"></output>
      <tt id="kkshq"><pre id="kkshq"></pre></tt>
      <tt id="kkshq"></tt>
      <var id="kkshq"></var>

      <meter id="kkshq"><delect id="kkshq"><dl id="kkshq"></dl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<output id="kkshq"></output>

      科学普及

      科技局公开电话:0319-3288308
      知识产权维权电话:0319-3173330

      聚焦诺奖:真正的经济学家不是“量产化”的论文机器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10-10   ?浏览次数:1876

        毛寿龙(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)

        真正的经济学家,是有理论创新价值的经济学家,是对真实世界有?#20013;?#24433;响的经济学家,而不是论文和著作生产机器。

        2018年10月8日,?#24403;?#23572;经济学奖得奖人选公布,奖项为美国经济学家威廉·诺德豪斯和保罗·罗默分享。原因是他们两人分别在气候变化、创新和经济增长关系研究方面有杰出贡献。

        两人共同特质:关心时事和数学

        威廉·诺德豪斯教授在中国名气很大,学过经济学课程的很多学生知道他,因为萨缪尔森新版《经济学?#26041;?#31185;书的第二作者就是他,这本书在大学里流传甚广,其最新中文版是第19版。遗憾的是,诺德豪斯教授英文著作很多,但基本没有译成中文。

        保罗·罗默教授的经济理论——罗默模型,也是非常著名的。但他的学术成果主要是几篇学术论文,基本没有大部头的著作,且核心理论贡献是他的博士论文。和很多大学者著作等身相比,其特色很明显。这对重视新论文和新著作发表和出版数量的中国来说,确实很“特别”。

        这两位经济学?#19994;?#20849;同特点是:数学都很好,还关心时事。罗默要求他的学生每天都阅读华尔街日报,至少阅读第?#35805;?#25688;要。

        这有点像?#19994;?#32654;国老师——2009年?#24403;?#23572;经济学奖获得者埃莉诺·奥斯特罗?#26041;?#25480;和她的丈夫文森特·奥斯特罗?#26041;?#25480;,订阅了华尔街日报和纽约?#21271;ǎ?#30333;天在办公楼的厨房里放着,供学生们和同事们阅读,晚上下班带回家?#32422;?#30475;。他们认为,研究经济学,不仅要关注?#21335;祝?#36824;要对新发生的事情保持?#26412;?#21644;敏?#34892;浴?/span>

        他们也都?#19981;?#25968;学,但对滥用数学依然保持警惕。非数学的方法,经济学也要重视,这不妨碍他们很好地用数学。?#23548;?#19978;,会用数学方法,往往是?#38376;?#22870;的重要影响因子。

        两人理论贡献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完成了

        保罗·罗默因为罗默模?#25237;?#33879;名,该模型认为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,这是新?#35834;?#32463;济增长模型基础上的改进。

        因为该经济增长模型非常有名,?#38498;?#22810;发展中国家制定经济发展政策产生?#21496;?#22823;影响,所?#38498;?#22810;人都预料他会获?#38376;当?#23572;经济学奖。他所在的大学在过去曾经在?#24403;?#23572;经济学奖宣布前三天,就把他得奖?#21335;?#24687;放在网站上。结果却成了乌龙,令他很不高兴。以至于这?#20301;?#22870;后,他?#27982;?#26377;接获奖通知电话。

        威廉·诺德豪斯的经济学贡献比较丰富,所以许多人对他的关注不像对保罗·罗默教授那样主要关注其经济增长模型,而他和萨缪尔森合著的经济学教科书影响又太大,他其他的经济学贡献反而在?#26031;?#29615;下被遮蔽。

        但其研究领域比较广泛,成果也非常重要。有研?#31185;?#20505;变化经济学的人七八年前就已经在中文期刊上发表文章,介绍他的气候变化经济学的贡献,且文章标题就称他是最有可能?#38376;当?#23572;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之一。

        诺德豪斯和罗默此次双双获?#38376;当?#23572;经济学奖,但?#24403;?#23572;奖通常会有?#25226;?#26102;性”。而他们的理论贡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完成了,?#36739;?#22312;为止已经有了近40年的历史。这?#24471;鰨?#32463;济学理论从象牙塔的专业秩序里走向市场,走向社会,走向政府,产生巨大影响,然后修成正果,为?#24403;?#23572;经济学奖所承认,大致需要一个周期三四十年的历史。

        这?#33756;得鰨?#20013;国经济学家要获?#38376;当?#23572;经济学奖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很多理论贡献不仅在学术界获得?#20013;?#30340;关注,还要在现实中对经济增长产生世界性影响,经过长时间检验。

        而在这个过程中,仅仅靠经济学?#19994;?#21162;力仍不够,这还需要经济学专业秩序自身从封闭的行政秩序走向开?#35834;?#20844;共秩序。现在像过去生产队那样计算当年产出数量的行政化的封闭评价体系,只会扼杀年轻学者的理论创新的动力。

        真正的经济学家,是有理论创新价值的经济学家,是对真实世界有?#20013;?#24433;响的经济学家,而不是当年度、三年度、五年度一次评估的论文和著作生产机器。其理论创新应具有自身价值,而不仅仅体现在发表在什么?#21448;?#19978;,有多少数量的论文和著作,是不是新发表的。

        只有专业上的公共秩序,才能让经济学家保持本心,不因短期的功利追求而牺牲理论创新的长期价值。只有这样,中国经济学家才能离?#24403;?#23572;经济学奖水?#20960;?#36817;。

      1. <output id="kkshq"></output>
        <tt id="kkshq"><pre id="kkshq"></pre></tt>
        <tt id="kkshq"></tt>
        <var id="kkshq"></var>

        <meter id="kkshq"><delect id="kkshq"><dl id="kkshq"></dl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<output id="kkshq"></output>